分类目录归档:日志

2016清明节前“扬中”品河豚

729159152658116032136344409013840519

700484203609173856

第一次吃河豚是好几年前的事了,至今念念不忘,味道极为鲜美不说还没有什么刺,唯一不足的就是价格太高,不是时常品尝。

还记得第一次动筷子前还有点紧张,毕竟河豚毒可是动物世界里排到第一的,0.49克就死翘翘了,人工养殖的毒性会低一点,如果太怕也可以吃苏州的巴鱼,巴鱼是没长大的河豚,基本没毒。

要我说根本没必要担心,因为一般人吃大部分的做法都是很安全的,出事情的概率不必吃其他鱼卡住刺来的大。因为河豚的这种毒是很不稳定,高温下个把小时就分解成葡萄糖这类东西了反倒更有营养,大部分饭店都是这么做的,除了小日本那些变态,就喜欢玩心跳,刺身都是生吃的,还将就那种被毒的麻麻的感觉,也是无语了。

“白子”,每年三四月份是吃河豚最最好的时候,这时候的白子也是相当的美味,这次正好赶上季节,每条都很肥,开始一直以为很腥味,都没碰,现在想想还后怕,万一错过如此美味还不得后悔撞墙。那种味道怪怪的,形容不出来,有点后悔一口品掉。

鱼唇,都说鱼唇好吃,尤其是河豚,我吃鱼从来不碰头的,虽然知道那里有块肉不错,也不碰的。这次想都不想就一口亲上去,还别说它这个厚嘴唇确实好吃,顺带整个头都被吸了一遍。古话是有道理的:河豚的唇,刀鱼的鼻

河豚肉,细,按道理应该要细细品的,但是太好吃往往会还没品完就下筷子继续吃,实在太好吃完全忍不住的那种,扬中的这个做法是很厚的汤汁混着鱼肉实在太鲜美,要不是还仅守最后的礼节,我都要添了。

央草汤圆,这种草据说是这边的特色,里面混了油渣,大大推荐作为主食。

其它好多菜动不动用河鲜作为辅料放进去,现在想想谁让人家住在长江“中”呢,吃河鲜那是太家常便饭了。

国内经营河豚据说是违法的,所以河豚的价格也不贵,我严重怀疑这里面有小日本倒得鬼,他们三天两头吵着要跟大陆进口河豚,可怜这些小鬼子,他们的河海豚品种比咱的难吃,毒性还高很多。

烟花三月下扬州,不妨顺道去扬中品一品河豚。

每次打开Word和Excel 2013时总是显示配置中

Excel解决办法:这个最意外,还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功,需要到安装目录下找到Excel.exe文件重命名为Excel123.exe 然后点击桌面快捷方式打开,问题解决。

Word解决办法:网上类似的方案很多,就是用regedit工具修改注册表中HKEY_CURRENT_USER\Software\Microsoft\Office\15.0\Word\Options增加一个名为NoReg的DWORD(32位)十六进制值为1的键值对即可,问题解决。

从Pascal到Python

Pascal

虽然对Pascal只留下很残缺的映像了,但是它的程序结构还是深深的影响了我。记得当时一天到晚接触的就是内存和过程,对程序的严谨也体会很深,最大的困惑就是能拿它做什么?

C

两位数的代码已经很常见了,干的最多的就是各种算法的实现,还有大家之间的竞技,很是有趣。在心里它一直是王的地位,虽然现在已经几乎不碰了,但是不管写什么程序都逃不开它的影子,受益匪浅。当然还是感觉做不了什么事,虽然已经能解决一些数学问题了。

C++

第一次接触OO,除了听说它的恐怖就是恐怖,所以学没认真,应付考试而已,唉,懒是我的原则和坚持。开始知道能用它做点东西,还是因为前面名声的问题直接放弃了。

C#

突然可以很简单的做web做软件了,意外,马上进入状态的感觉。最大的疑惑是拖拖控件那还写什么程序,拖出来的怎么跟程序交互呢。随着使用的时间越来越多,不再拖拖了,也知道怎么样做到最佳实践了,但是那种做东西的烦躁还是挥之不去,加之能借鉴的程序很少,感觉进步缓慢。

Linux

从上学就开始接触的东西,结果学校都没怎么好好教,在C#后频频接触它,开始一点点熟悉,并写点shell脚本了。它的轻盈让人映像深刻。

Python

能用linux后发现做点什么用C#是肯定不行了,以前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国外大学本科就以它为第一门语言,真的开始使用后才知道,有点道理的。感觉跟Pascal是两个极端,一个更程序一个更人性化,不是计算机专业的python绝对够了。另外发现不管做什么python都行,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未有过的,瞬间有种瑞士军刀在握的感觉。这种程序主流也是硬件进步的必然,如果我只要一个小时做一件事谁愿意花一个月呢,电脑的时间怎么能跟人的时间比呢?~@!

Perl,Ruby,GO。。。。不久即将接触这些更流行的语言,折腾永无止境。